0769-82381779
龍豐新聞
首頁 > 龍豐新聞 > 品牌知識 > 中國工業機器人產業遍地開花品牌知識
中國工業機器人產業遍地開花

序言


當前,我國工業機器人產業正在蓬勃興起,機器人產業蘊含的巨大市場正虹吸著社會上的資本與技術,雖然機會巨大,不過肩負著顛覆傳統制造業可能性的工業機器人領域仍面臨著很殘酷的現實與挑戰。

遍地開花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制造業基地,其機器人產業發展格局已呈現出群雄逐鹿的局面。


        早在十年前,國外機器人企業已經開始在我國長三角、珠三角地區布局,最初是以代理商模式開拓市場,逐步建立研發中心、工程中心,在具備一定市場需求的情況下,然后建立自己的生產基地。目前,德國庫卡、日本發那科、瑞士ABB、安川四大機器人企業都已全面進入中國市場,意大利、美國、韓國的機器人及配套企業也已經布局中國市場。


        在中國市場,ABB機器人品種最全,型號也比較多,市場占有率也比較高。在價格上,ABB、庫卡這種外資品牌的比較高。現如今,受益于機器人成本曲線下降,以庫卡、ABB等四大巨頭為代表的外資巨頭為加速中國本土化布局,開始采取下調產品價格的策略,以進一步提升市場占有率。


        在外企紛紛通過本土企業使得自己更加適合中國市場生態的同時,國內大小企業也在紛紛搶灘。2016年初工信部的一項調查顯示,中國涉及機器人生產及集成應用的企業達到800余家。中國機器人也出現了不少自主品牌。沈陽新松、廣州數控、長沙長泰、安徽埃夫特、昆山華恒、北京機械自動化所等為數不多的十幾家具備一定規模和水平的企業。


        2014~2015年,各地方政府相繼出臺了近80項機器人產業發展相關政策,全國范圍內已建或擬建的機器人相關產業園多達42個。此后的2016年,我國機器人企業更是遍地開花。據統計,截至9月份,我國機器人企業數量增至4325家,增幅為12.58%。


        不僅是政策上的東風,政府對機器人產業的重視也進入了資本領域,不少地方政府都出臺了優惠的政策,例如機器人產業園可以免費用地,再加上資金補貼,每臺甚至可以拿到20%的補貼。


        俄羅斯機器人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2000~2015年,中國工業機器人供應量的增速已經達到了17%。機器人使用密度在中國也已經達到每萬人49個。而產業研究機構高工產研數據顯示,2015年國產機器人產值規模達到16.4億元,2015年需求量為6.5萬臺,市場占比提高至15%,產值增速達55%。


        資本推動的大躍進也招致質疑,中國國家機器人檢測與評定中心秘書長姚之駒指出,機器人產業有過熱隱憂。

未來工業的模樣

        然而一線之隔,草創階段的行業無序背后便是機會,機器人產業對于制造業的顛覆性作用或許將成為企業走向寡頭的通道。


        美國《基督教科學箴言報》網站11月曾發表文章稱,盡管當選總統特朗普控訴“我們不再制造任何東西了”,但制造業目前在美國仍舊十分繁榮。問題是,工廠需要的人手不如以前多了,這是因為如今很多工作是由機器來完成的。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高級經濟學家霍華德·沙茨認為,“我們正以更少的人力生產更多的東西。”例如,通用汽車公司現在雇員總數僅為上世紀70年代60萬人規模的三分之一。但它生產的汽車和卡車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多。


       蘋果公司最大的代工合作方富士康近日爆料,蘋果有可能將中國代工生產回遷至美國,并將采用機器人組裝方案。雖然上述言論無法證實,但機器人技術的經濟意義已毋庸置疑,而美國的制造業也正在被重新定義。


        被重新定義的不只有美國,在中國傳統制造業典型代表的東莞,曾以制鞋業享譽國際,但面對人力成本上漲,產業面臨艱難轉型,政府推動自動化升級以來,東莞就積極響應,推出許多機器換人的計劃:目前,東莞市工業機器人研發及生產企業70家,約占全國總數的10%;而智能裝備制造企業400多家,預計今年總產值將超過350億元。根據發展規劃,東莞力爭到2020年,全市機器人及智能裝備產業產值超過1000億元,先進制造業、高技術制造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比重分別達到52%和38%以上。


        富士康首席科學家戴家鵬認為,當人工智能結合工業機器人之后,具有智慧的工業機器人孕育而生,將不同的機器人集成在一條生產線上,并且能夠完美地協同作業,正是未來工業所需要的機器人應用。“我們從這種‘新生物’上看到了未來工業的模樣。”戴家鵬憧憬道。

受困智能化

        在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的大風口下,工業機器人看似迎來東風,但對于大型傳統工業機器人來說,它們越來越難以勝任制造精密配件的任務,因而難以適應這個大規模定制時代的發展。中山大學經濟學教授林江坦言,目前我國的機器換人階段,還停留在低階的機器手臂替換人力,只能代替部分重復在生產線上操作的工人。


        正是受困于智能化,機器人應用在中國市場微乎其微的存在感與人們經常聽到的“機器換人”確實有較大的差距。新松機器人總裁曲道奎近日表示,機器人發展半個多世紀,現在全球的保有量僅約200萬臺,從機器人密度來看,世界平均水平在60%,而中國僅僅達到31%左右。從替代率來看,現在的企業里面99.38%還是人工作業,在中國99.7%沒有被替代,替代的只是百分之零點幾,幾乎可以忽略掉。


         “當前的工業機器人大多只能在一些結構化的環境中工作,在線傳感能力比較差。恩格爾·伯格(Engel Berger)是工業機器人之父,他曾經講過,如果一個自動的設備只做一件事情,那這個設備就不能稱為機器人,只能叫做自動化,真正的機器人應該具有做各種不同工作的能力。”長泰機器人有限公司總工程師黃釗雄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無錫微研精密董事長談淵智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的工業機器人更適應完成搬運和傳送等這些簡單的工序,而其中受限的就是智能化程度,如果出現匹配度不好、應用不到位、維修成本高、維修周期長等一系列的問題,企業要面臨的成本和損失將會更大。在成本與效率之間,企業并不難做出選擇。


        受困于智能化是機器人產業的最大痛點之一,面對如此之局,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耐心。

以色列機器人協會主席Zvi Shiller表示,機器人作為一個多學科體系,要從實驗室的技術真正實現產業化的跨越,需要把軟硬件各種不同的技術進行整合,其中包括感知、行動規劃、動力學、控制和機械設計在內的一些核心技術,任何一個機器人產品走向市場,都需要一個很大的團隊,經過漫長的時間。


        世界上最早的機器人僅僅是一只機械手控器。此后,伴隨模擬傳感器的發展,機器人可以實現一些自主決策,隨后一些群體的智能開始出現,從最初簡單的工業機器人,到后來慢慢開始進行一些復雜的交互。雖然現在呈現在生產線或者展臺的機器人,大多數仍是以機械手臂的形態出現,但其中的智能化程度以及豐富的工業解決方案正在支撐著工業機器人向前發展。


        在原徠斯機器人高級經理屠崴看來,智能化程度的提升是讓機器人可以具有不同工作能力的基礎,而智能化則來源于工業標準的搭建,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標準化的建立是實現未來機器人定制化和智能化的基礎”。從這個角度來看,能夠實現自動化生產、智能識別、系統操控的工業機器人,正成為不少裝備制造企業解決人力成本上漲壓力的利器。

Copyright 2004-2024 版權所有 龍豐自動化培訓學粵ICP備09011422號    
381818白小姐中特诗网一